黃心健 創作計畫:支離疏
Interactive Installation: 支離疏支離疏
景深攝影機,互動程式,投影,散氏盤,張光賓老師書法
無/尺寸視場地調整
2012-06-25
 

散氏盤文字互動裝置

支離疏是莊子中的人物,傳說中他是個異常畸形的人,因而在戰火中逃過軍隊的徵招,得以安享天年。
此作品中所用文字,是散氏盤中的金文草篆,文字大意為西周時夨國侵略散國的田邑,後來議和,夨國割田地賠償散國。
兩國爭奪肥沃的土地,而引起戰爭的事件,轉變成一個互動裝置,當參訪者走入互動裝置,本來支離破碎的文字,會重新組合,還原為千年前的戰爭合 約,但是隨著人的離去,合約又再次碎裂一地,表現人心的慾望,引發的連鎖反應。

散氏盤文字互動裝置

從平面、立體到數位科技,漢字橫跨了五千年的時間與空間。近年來我將漢字結合上科技與文化,藉以“文”與“字”去探求同的方式,將文化載體的漢字,從平面變為立體、以及互動,有形的“文”,在觀眾的參與下,遂“化”入每個人的審美經驗之中。在此,觀眾的參與及互動便如同畫筆一般,運用漢字結構與藝術圖紋的結合,創造互動科技的應用樂趣。是故,漢字從最單純的訊息溝通、思想傳達,提升成為美學的層次,數位媒材融合漢字文化,使文字的結構從平面向度轉化為空間維度,讓觀賞者得以和作品產生互動,從原本被動的觀察轉為主動參與,並於過程中一點一滴地將文字的意涵刻入觀者內心,進而與作品產生連結與共鳴。

我所引述的作品皆強調以「互動性」作為創作的核心概念,藉由新的技術來將書法重新詮釋,這樣的搭配與嘗試,使得新科技中的「他者色彩」下降了,和本地的文化和歷史交融後,變成了全新的東西。老技術在這樣的新主題中復活了,不僅改變了傳統漢字的呈現方式,更使得觀賞者的角色變為主動,甚至加入參與轉換成為創作者;如此一來,可謂是大幅的拓展了漢字作為單一符徵的意涵,漢字形象提升作為創作發想的參照起點,藉由數位藝術的轉化,重新詮釋了漢字的形體與格局之美,使得文字的書寫不再只是平行的線性思維,而是具有空間維度的文化啟發。融合新媒體與張光賓老師的書法精神,引領觀眾跨越古今時空,感受文人運筆之行氣與律動。藝術家表示"科技的在地化"是每個人面對科技時都應思考的議題,
而在我的創作經驗中,時常以新舊交錯搭配的思考,尋求科技在地化的可能以及創作的突破,尋求一個由新媒體藝術所構築的書法新舞台。

 
< 靜物一號 回選單 讀唇術(二)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