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心健 創作計畫:蓮花之城
Digital Sculpture: 蓮花之城蓮花之城
壓克力,特殊印刷,鋁製框架,燈箱
W30 x H70 x L40 cm
2005-04-01
 

數位片層雕塑

故事

在某月某日,我接到了一個包裹,裡面是一個奇異的物品。看起來是本書,但又像是一個城市的微縮標本,被封印於重疊的玻璃切片裡。在某些切片中,書寫了文字,似乎是這城市的歷史。從這些斷簡殘章,我試著重建這都市曾有的遭遇。因為文字模糊不清,在資料短少的部份,我們盡力用想像來彌補缺少的部份。

我們無法確定,這件文物,在認知上,應該被歸類為一個名為蓮花城的生物學標本、抑是屬於社會學的田野記錄;只是,在雨季來臨的台北,我常在飄雨的窗前,看著這被風乾的城市切片,靜靜地想像它活著時的風情。

蓮花之城數位版畫的創作>

記憶的標本

在2004年底開始這樣的創作形式,我稱之為『記憶的標本』。
這些標本的源頭,是從我腦中的記憶而來,所以稱為『記憶的標本』。它結合了切片標本,雕塑,以及書本。其形式,是在片狀的壓克力或玻璃上,印製一系列的圖像,再放置於垂直豎立的架子上呈現。這些超現實的意象,以電腦繪圖產生,然後以程式切片,再印製於玻璃與壓克力上,就像是現實中製作切片標本一樣。這就是我對這個形式著迷的原因:一個可以被閱讀的空間,與一種可以建構空間的文字。觀賞者因為視角的變化,不同的文字,產生新的重疊;隨著觀賞者與雕塑的空間位置,新的意義,不斷地產生。

數位片層雕塑

數位片層雕塑

數位片層雕塑

雕塑中的故事與表演

數位片層雕塑以下的文字,是作品中的文字創作,是作家DavidKnowles的創作,與在鳳甲美術館『記憶的標本』開幕時的表演。

萬芳花市災變真相說明會

謝謝各位參加今天的災變真相說明會。在六月十九日所發生的不幸事件,早已引起了各界的高度關切,然而,很遺憾的是,在兩星期後的今天,這場慘劇的真相,還是沒有解答。各界都有各式各樣的猜測,從科學的,宗教的,到迷信的都有。

在這場劇變裏,十五棟房子全毀,十九棟公寓不知去向,截至目前為止,一共有一千一百三十六個人死亡,五十五個人下落不明,在過去幾天,房子的殘骸,夾雜著人體,還在零星的從天上掉落下來。六月十九日凌晨四點二十分的萬芳花市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我想,不只在座的各位,也是全臺北,全台灣,甚至全世界非常關切的事情。然而,到現在為止,還沒有任何人,可以提出一個合理的解釋。

現在我所播放的錄影帶,相信各位已經看過很多次了,這段紀錄,幾乎是我們所知道的全部。

一個巨大的物體,從萬芳花市的地下升起,沒有人知道,這到底是什麼。

今天,由於新的證據的出現,我們希望能揭發出這個慘劇的真相。

我對這證據的來源稍作說明:在一個星期前,在距離事件原點約兩百公尺的地方,從天上掉下來了一個包裹。裡面是一個奇異的物品,看起來是本書,但又像是一個城市的微縮標本,被封印於重疊的玻璃切片裡。我現在請我的助理將這物件拿上來:

在某些切片中,書寫了文字,像是某人的日記,記錄他被這不明的巨大物體帶到空中後的經歷。經過調查,此人應該是在花市工作的植物學家:楊維清先生。

以下,我們就開始公佈這本日記的內容,我想,大家在聽完後,應該可以更接近這事件的真相。

 

第八頁

(語調:慢,不確定)

他醒來時,發現自己躺在寒冷的地板上。杯子的碎片,散佈在他眼前。他趴在地上好一會兒,然後,他用手指撫摸著他出血的太陽穴。一個聲音響起:楊先生?你在那裡嗎?兩個人慢慢地走入廚房,他們的手腳與衣服上,佈滿了泥土。其中一位白髮老人,彎下腰來,遞給他一條濕毛巾。另一個人,穿過房間,過了一會兒,他聽到那個人叫到:楊太太在這兒,她還活著。

白髮老人詢問他感覺如何,他覺得他已經可以站起來。老人說道:別急!並抓著他的腋下,緩緩地將他拖到臥室,和一個陌生的女子一起放在床上。那女子,和床單上,都覆蓋了牆壁的碎片。女子看起來像是睡著了,但卻持續地哼著一段曲調。在那女子的嘴角,有個淡淡的微笑。

他抗議說:你在幹什麼?我不想打擾這位夫人。

白髮老人回答道:休息吧!我們還在廢墟中繼續尋找,看看是否有其他的人活下來。

他們走出房間,留下一地泥濘的腳印。

他在床上,剛開始,他閉著眼睛,刻意避開那女子,只是聽著她哼的歌聲。然後,他偷偷地看,在確定她不會醒來後,他側過身子,大膽地看著那女子的臉龐,她星型的耳環,和她捲曲的褐色頭髮。那女子的左手戴著金戒指。當他將女子身上的石灰粉拂掉時,他發現在他的無名指上,也戴著一模一樣的戒指。在床頭,有一幅照片,照片中,他自己與那女子親密地摟在一起。然而,他卻無法想起有關這房子或女人的記憶,同時,他的頭開始痛了起來,然後,他昏睡在枕頭上。

(背景音樂:搖籃曲)

 

第十四頁

那天傍晚,白髮鄰居帶回來一大袋的橘子和一根插在酒瓶裡的蠟燭。他有點難為情地跟鄰居打了招呼,並問道:(語調:惶恐)抱歉,你能告訴我,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?

白髮老人遞給他一個橘子,嘆了口氣,說道:我在睡夢中,被一聲巨響驚醒,然後,地面開始搖晃;我不知道,一個巨大的樹幹,突然,破土而出。楊先生,我很抱歉,整個萬芳花市,就是你工作的地方,全被破壞了。我還希望你能告訴我,花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?我們現在被困住了,大概是在花苞或是根的部份。而且我們還在上昇,往下已經看不到台北了。

當他看到楊先生越來越困惑,他的臉也越來越失望。

楊先生,我們決定跳下去,我們建議你也這樣作。將你的棉被,毯子收集起來,我們試著幫你做個克難的降落傘。

楊先生沒有回答。

楊先生,我們再幾分鐘就要往下跳了!你明白嗎?如果它持續上升,呆在這裡是會死的!

楊先生陷入一種恍惚的狀態,並開始哼著和那女人同樣的歌聲。

老人把橘子放在地毯上,然後轉身離開。

我已經警告過你。我走了!楊先生!

(停頓)

(語調:疲倦)

當楊先生醒來時,房間非常熱。他渾身是汗,而從窗子看出去,天空像是探照燈一樣的亮。那女人的歌聲也越來越響。他站起來,遮著眼睛,慢慢地往門口走。如果他已經離死不遠,他必須知道,他到底是死在哪裡。

(背景音樂:我家門前有小河...)

 

第十八頁

(語調:小心翼翼)

他手腳並用,在這些纏住公寓,錯綜複雜的根中攀爬。他盡量不向下看,那黑漆漆的無底深淵。但是,上面又是那麼亮,他只能瞇著眼睛,看著他抓住的植物根部。

在他周圍,是崩壞的公寓。鞋子被拋棄在敞開的門外,沒吃完的碗盤被丟棄在餐桌上。蟑螂在碗盤的陰影中顫動著觸角,這些景象,讓他感到害怕,並決定回去。

(語調:緩慢,安心)

當他好不容易爬回到臥室裡,他覺得筋疲力盡。但是,當他回到床上,躺在這女人身旁,他想著,這是一個他愛的人,這個想法,讓他感到安心。他非常喜歡那女子的歌聲,他在床頭櫃中發現了一本沒有名字的書,翻開來,第一頁,寫著那鄰居用來叫他的名字,

楊維清。

讀了幾頁以後,他突然發現,這本,原來是他的日記。

(背景音樂:我的家庭)

 

第二十頁

(語調:報新聞)

讀著自己的日記,讓他知道了一些他喪失記憶前的事:

他是個植物學家;躺在他身旁的女人叫薇兒,是他的妻子,在結婚三年後,他們的關係開始越來越惡劣。薇兒曾經兩次流產,並開始了不孕症的治療。他在萬芳花市工作,然而他討厭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;他花了三年時間所寫的書:楊氏植物圖鑑,應得的稿費,被出版社永無止境地拖欠。他失去記憶前的生活,似乎只有憂愁和哀傷。這更讓他確信,他沒有跟著那些人跳回到台北市,是個正確的選擇。

他將日記放在一旁,並打了個盹。

當他醒來時,外頭的光線是如此的強烈,他無法繼續閱讀下去。他太太的歌聲也漸漸大了起來。外面的光線,和他太太的歌聲,似乎有某種神祕的關連。他撫摸著他太太柔軟的臉頰,然後,他在床頭櫃裏,找到兩個非常有用的物品:一副太陽眼鏡與一支筆。

他告訴自己,還不遲,然後,他戴上太陽眼鏡,並翻到日記上的空白頁面,並將他最後的生命,記錄,到日記上。

 

第二十二頁

(語調:自信,大聲)

紀錄的過程非常順利,這幾天所發生的事,他很容易地就寫到日記上。他將這些紀錄大聲的讀出,對自己詳細的記載感到十分滿意。然而,困在半空中,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在他的最後時刻,他只能用這種方法,將他喪失記憶前後的自己,用這本日記,再次地連接起來。

蓮花與廢墟,仍然繼續上升。在晚上,當氣溫降到比較能夠忍受的範圍時,薇兒會安靜下來。然而,他仍然可以感覺到蓮花的加速上昇。房間的窗簾從未停止顫動,風,也從未停止。他握住薇兒的手,看著房間另一頭的書架。

書架上高低不齊的書本,讓他想起城市的天際線。然而,到底是哪個城市呢?他卻無法想起。大部分的書名朦朧不清,然而,有本書的書名與作者突然跳入他的眼中。

楊氏植物圖鑑

他跑到書架旁,抽出那本書,並開始閱讀它的內容。

 

第二十四頁

(語調:慢,緊張)

在黑暗中,房間開始震動起來。床頭板拍打著牆壁,天花板的吊扇與大塊的石灰重重地砸在硬木地板上。楊先生緊抓著床墊,咬緊牙齒;薇兒的歌聲已大到一個無法忍受的程度。書本從架子上掉落下來,玻璃碎片滿地都是。他抓住日記,跌跌撞撞地由床上爬下,手腳並用地向門口爬去。整棟房子像是鐘擺一樣搖來晃去,蓮花的根部像是活了一樣。他抓著蓮花的根,摔倒又爬起,直到他爬到花市原來的所在地。

(語調:快)

他知道,他必須要將所有發生過的事,完整地記錄下來。當他將筆由口袋中拿出,突然,太陽照亮了地平線。那光線是如此的明亮,以致他的雙眼立刻被灼瞎了。他最後看到的影像,是一個沐浴在光亮中的巨大花苞。噪音持續地增強,他盲目的亂畫,希望將這一切的事件記錄下來。

狂風大作,他已經無法呼吸。最後,由空中傳來的一聲巨響,將他由他的城市,他的世界,他的立足點上推出,然後,他開始自由地落下。

 

第三十頁

摘錄:楊氏植物圖鑑,作者:楊維清

蓮花:關於這種植物,各文化都有許多關於蓮花的神話與符號象徵。[1]古埃及:在世界誕生前,宇宙是一片巨大的海洋。一天,一個巨大的蓮花在這水中盛開,在花苞中誕生了太陽神阿陶姆。古埃及人並相信,將蓮花花瓣放入垂死動物的口中,會紓緩靈魂的痛苦並讓其獲得解脫。[2]希臘:蓮花的果實會引起失憶症,讓人忘記他們的家鄉,並永遠的住在所謂的蓮花之地。[3]印度教:在印度信仰中,蓮花常用來比喻一個人的生命過程。蓮花的幼苗從充滿汙泥的黑暗水底,生長到有陽光的水面;這段過程,就像人的一世,由無知而生,終其一生追求智慧的啟蒙。印度人還相信,吞食蓮子,會讓妻子在第二年懷孕。

蓮花是種自然的淨水器。當蓮子在一個汙濁並流動緩慢的池塘中發芽後,蓮花有潔淨水質的作用。中國人並相信,水越汙穢,長成的蓮花越是美麗。

『記憶的標本』展覽預告影片

 
< 月天蠶 回選單 過客 >